您的位置:首页 > 中小学教育>正文

广南女童班教育扶贫 助五百余名女娃走出大山

时间:2020-12-13 12:13:24    来源:     浏览次数:0    

  到女童班报到时,文英第一次见到汽车电视、第一次走进图书馆,她的命运从此改变,最终摆脱贫困的代际传播,成为一名教师。多年来,云南广南县办的少数民族女童班改变了数百个像文英一样深山女孩的命运,也使他们的家庭走上脱贫的道路。

  2020年是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收官之年间。11月23日,我国832个国家级贫困县已全部宣布脱贫摘帽,这一成绩来之不易,仍有待检验和巩固。

  成绩的背后,曾经的贫困地区如何引进产业解开贫困枷锁,如何啃下最硬的骨头,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防止返贫?澎湃新闻近日跨7省区走访8县,讲述最后一批贫困户摆脱贫困的故事。

首届女童班学员老师合影。受访者供图(本文图片除特殊备注外,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王选辉)首届女童班学员老师合影。受访者供图(本文图片除特殊备注外,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王选辉)

  和新一届女童班学员上台作分享前,盘文英特意打扮了下自己,穿上了精美的瑶族服饰,“我希望让她们看到:一个从农村走出的瑶族女孩,在女童班如何改变了自己命运。”

  今年37岁的盘文英是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广南县城区第一小学(以下简称“广南一小”)的中青年骨干教师。25年前,她只是一个光着脚丫上村小、从没走出过大山的瑶族女孩。

  此前,广南县是国家深度贫困县,人口多、面积大、经济底子薄,“重男轻女”的陈旧思想观念也影响着当地的发展。上世纪90年代,不少偏远地区仍奉行“狗不耕田,女不读书”的传统观念,当地的少数民族贫困女童,十五六岁就要面对结婚生子或是外出打工的选择。

  在这种形势下,广南县于1995年5月1日在小学教育龙头学校——广南一小开办了“少数民族女童班”,选拔全县各乡镇在校读四年级、品学兼优、家庭贫困面临辍学的边远地区少数民族女童进入城区一小就读五、六年级,每隔两年招收一届。

  “少数民族女童班”的举办,让教育扶贫的春风吹进了大山。过去25年、11届“少数民族女童班”成功培养了500余名少数民族优秀学生。第一届到第七届学生中,已经有100余人进入国家公务员、企事业单位工作,有的走入社会自主创业。今年,第十二届学生已经入学。

  盘文英是村里第一个走出大山、考上中专,最后成为教师的女孩。“一个人出来,一个家庭就带出来了。”盘文英说,少数民族女孩不仅改变了自身的命运,还让自己的家庭走上了脱贫致富的道路。

  在她看来,女童班孩子们的成长经历改变了大山里的人们对于女孩上学的看法。如今,早婚早育现象越来越少,越来越多人愿意培养女孩上学,“知识改变命运”逐渐成为共识。


 十一届女童班班主任廖农瑛(右)和首届女童班学员、广南一小教师盘文英(左)。 十一届女童班班主任廖农瑛(右)和首届女童班学员、广南一小教师盘文英(左)。

  偏远山区女童进城上学

  今年51岁的廖农瑛是广南一小壮族一名女教师,同时也是连续十一届“少数民族女童班”的班主任。

  广南县位于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洲,是一个少数民族人口居多的边疆县城,由于地理环境的限制,当地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相对落后。为了改善当地的教育现状,推动广南地区的社会发展,广南地区的相关政府部门做出了各种努力与尝试。广南一小“女童班”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创办的。

  廖农瑛说,当时众多常年生活在偏远山区的孩子们的就学还是困难,特别是由于传统的“重男轻女”观念的流行,很多女孩子更是没能完成学业便早早辍学,甚至早早嫁人。

  “一个女孩可以改变几代人。”廖农瑛说,如果能够培养有文化、负责任的母亲,大山的孩子就不会再辍学,就能一定程度阻断贫穷的代际传递。

  她介绍,少数民族女童在校学习所需的生活用品及费用全部由学校筹集解决和县政府的专项划拨,部分经费为社会爱心企业及个人捐助,学校对女童班采取“半军事化”管理,食宿统一。

  哪怕学费全免,食宿有人资助,也很难改变一些人的观念,首届招生50人,实际上到位的只有44人,盘文英是其中之一。盘文英来自杨柳井乡阿用村,1995年4月的一天,她突然接到校长通知:“你准备一下,去广南上学。”

  “受落后思想的影响,当地很少主动送女孩读书,导致许多女孩连站上教育起跑线的机会都没有。”盘文英说,在此前,她的生活轨迹仅限于阿用村,乡里都没去过。

  她还清楚记得,上学那天,爸爸背着作为这学期上学口粮的一袋大米,她带着草席和衣物,两人走了4个多小时山路。一早出发,到县城已是中午时分。

  在广南一小,盘文英像是打开了新的世界:第一次见到汽车、第一次看到电视、第一次走进图书馆、第一次和来自各乡镇的同学一起学习……铺床时,盘文英才知道还有“床垫”这个东西,以前床上都只铺一张席子,床垫为什么要放、怎么放都不知道。

  虽然此前也当过班主任,但刚接手女童班,廖农瑛仍是感觉很棘手。最大的困难是语言不通,壮族、苗族、瑶族、彝族、布依族……来广南一小前,大家都在各自村小上学,以自己的民族语言为主。

  语言不通,大家交流方式只能从“你来比划我来猜”开始。廖农瑛的优势在于,自己懂得壮族中的两个语系,先从壮族学生开始交流,鼓励大家多用普通话沟通。

  生活习惯也是个大问题。盘文英说,以前在村小上学,大家都光着脚丫,来到城里,都穿上鞋子,还得要求讲卫生,刚开始很多孩子并不适应,都需要慢慢调整。


女童班学生上刺绣课。女童班学生上刺绣课。

  “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相比其他普通班级,女童班的老师需要付出更多。“吃喝拉撒睡,我全要管好。”廖农瑛说,这些孩子远离父母,学校老师除了要教好学生,也要做好生活后勤的各方面保障。

  女童班是全校唯一上晚自习的班级。晚上时间,其他老师下班了,廖农瑛还要陪着孩子们自习,有学生生病,她还得第一时间领着去医院。

  “让我欣慰一点就是,女童班的同学们都还是对学习机会很珍惜,都很努力用功学习。”廖农瑛说。

  过去这么多年,盘文英仍不觉得当时的学习条件差。“和以前在村子里相比,简直可以说太好了。”盘文英说,当时女童班学生都很珍惜来之不易的读书机会。

  “我们这些大山里的孩子,不拼怎么与基础好、条件好的孩子比。”盘文英说,周末时间女童班同学都没回家,待在学校学习补差补漏。

  广南一小相关负责人介绍,女童班除了开齐开足国家课程外,还安排了一些校本课程,如刺绣课、山歌课、芦笙课等,让女童在学好国家课程的基础上,还能够学习少数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从而增强民族自信。

  此外,学校还非常注重培养女童班学生的理想和自立教育,邀请妇联等单位专家到校开展理想教育、生理卫生、防性侵等课程。

  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各方面条件的改善和多方的关注支持,这些女童多数都能够在小学毕业后进入当地条件较好的初中继续学习,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当地女童辍学早、嫁人早的状况。

  当时,广南女童班还得到了上海市南汇区(现已撤销划归浦东新区)的对口帮扶。至今,盘文英仍保留着当时“手拉手”的上海同学赠送的三件棉衣,并特意交代家人不要丢掉,每年拿出来洗一洗、晒一晒,再收藏好,“对我来说意义很大,还能记起当时穿上那棉衣的暖和感。”

  从女童班毕业后,盘文英在广南县继续就读了初中,之后顺利考上文山州师范中专,毕业后成为一名教师。

“如果没有女童班,或许我和我很多同龄人一样,早早嫁人,早早生娃,过上织布耕田或者外出打工的生活,或许这个年纪已经成为奶奶,就不会有现在的生活。”盘文英说。 十二届女童班学生在课堂上学习。 十二届女童班学生在课堂上学习。

  教育扶贫,让更多大山孩子走出来

  女童班自开班以来,还先后得到了上海市闵行区、云南省妇联、昆明银海地产公司、广西天利恒种业有限公司以及广南隆兴矿业有限公司、江苏华叶跨域教育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等部门(单位)的资助。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女童班学员长大成人走向社会。

  盘文英说,去年第一届女童班的同学组织了一场聚会,“我发现大家都变得更有气质,更漂亮了。”第一届女童班的学员中,有的当了医生,有的当了老师,有的成了女企业家,回忆起女童班的经历,大家都感慨万千。

  在今年9月10日举行的十二届少数民族女童班开班仪式上,盘文英作为第一届女童班代表发言,讲述了自己的经历。这些已经毕业的女童班学员的故事,也激励着新的女童班学员。

  侯胜莉是苗族女孩,10岁的她来自广南县五珠乡六良箐村波糯箐小组,父母都是农民,长期在外打工。今年9月份,经学校推荐,侯胜莉来到了广南一小五年级女童(2)班。和盘文英一样,到女童班是侯胜莉第一次走出大山,来到县城。

  来到女童班,侯胜莉第一次接触到了英语课,“现在发音还不太标准需要好好努力”。此外,她还在信息课上第一次接触电脑,现在已经学会用电脑做一些简单的绘画。

  学校图书馆和教室图书角都是侯胜莉喜欢的去处,在那她喜欢看《中国神话故事》。受到老师的影响,她希望自己也能成为一名人民教师。


  今年9月,壮族女孩李忠妹进入女童班。常年在外打工的父亲李春田期待她抓住在女童班学习的机会,通过努力学习走出大山。

  壮族女孩李忠妹和侯胜莉同班,她来自广南县者兔乡者妈村板江一组。还没到四年级,李忠妹就听说过女童班的故事,“到女童班就读成为我当时努力的目标”。

  今年9月,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学校的推荐,李忠妹成为者兔乡者妈小学唯一进入女童班的学员。李忠妹的爸爸李春田长期在广西百色打工,每次回家,他都会鼓励女儿,抓住在女童班学习的宝贵机会,好好学习,走出大山。

  澎湃新闻注意到,今年新设了两个女童班,招生人数从原来的50人,到目前的100人,其中壮族63人、苗族11人、瑶族5人、彝族19人、蒙古族1人、布依族1人。

  张登普是第十二届女童(2)班的班主任。他介绍,任女童班班主任一方面感觉很光荣,同时也感觉责任重大。在班上,他会和同学们讲述女童班的过往,激励大家好好学习,通过学习脱离贫困改变人生,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11月14日,云南省政府宣布,广南等9县市已达到贫困县退出标准,符合贫困县退出条件,批准退出贫困县。接下来,如何稳固来自不易的脱贫成果,成为广南干部新的工作重点。

  广南县科协主席顾明东介绍,广南县多部门联动,通过改变少数民族学生的就学环境,让他们牢固树立读书改变命运的观念,同时组织学生积极参与中国科协科普部举办的“我和妈妈学科学”等相关科普教育活动,让他们增长见识、开拓视野。另一方面,保障贫困山区孩子顺利完成学业后如期就业,让少数民族群众得到实惠,让民族地区获得高质量发展。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