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留学移民>正文

民办幼儿园生存难 房东想赶就赶办学环境脆弱

时间:2019-07-09 00:51:01    来源:     浏览次数:0    

从去年12月21日开始,河南省洛阳市伊川县工慧幼儿园园长刘娟娟愁得寝食难安。 还有16年的协议租期没有履行,我们幼儿园却被要违规建房的房东强行驱逐。房东不顾幼儿的安全,在没有取得有关部门审批的情况下,就强拆房屋和幼儿园的围墙,大搞违规建设,严重影响正常教学和威胁师生安全,要把我们幼儿园强行逼走!

近日,记者在伊川县实地调查了解到,该县除了两所公办幼儿园接收的数百幼儿之外,其余数千名幼儿均由十几家民办幼儿园接纳。但是,民办幼儿园办学环境非常脆弱,工慧幼儿园此次的遭遇,正是一个典型范例。

租赁办学的合法幼儿园,遭遇房东的违规建设

1月5日下午3时许,伊川县荆山东路中段的工慧幼儿园门口附近,几个工人正在拆除打桩施工的基架。由于操作不慎,一名工人被一根钢管砸中脸部,鲜血直流。

幼儿园园长刘娟娟说: 他们在这里施工十几天,我天天提心吊胆。要是刚才砸的是我们幼儿园的孩子,这可咋办啊!

刘娟娟告诉记者,工慧幼儿园原名工会幼儿园,是经伊川县教育局审批的合法幼儿园,现有350名幼儿。原来幼儿园在该县工会内办学,后来由于工会内部搞扩建,幼儿园原股东田爱荣经介绍,于2005年与南府店村村民康全水、李建会和郭继彬三人签订原泡花碱厂西院(包括房屋)租赁协议,使用时间为2005年5月1日至2035年5月1日,每年租金16000元。

当时园区就是一片已经废置五六年的工厂,满院子都是荒草,有两排漏水比较严重的大通间厂房,屋里面是坑坑洼洼的砖铺地。 刘娟娟说。2005年5月1日,双方签订的使用协议生效后,为保证房屋的安全以及环境的舒适,幼儿园股东一次性投资20万元进行整修,清理杂草,硬化地面,将厂房整修装饰,隔成16个房间,又在院子的东北角新建了5间房子。

刘娟娟说,新搬迁的幼儿园状况刚有好转,3位房东便要求涨房租,被拒绝后,便多次带人对幼儿园进行测量,声称要收回搞房地产开发。无奈之下,双方又在2008年8月22日签订了第二份协议,租赁时间为2008年5月1日至2028年5月1日,租金提高为每年25000元且每四年上涨四分之一。

重新签订协议后,他们2008年与2009年没说什么。但到2009年年底,我们准备上缴2010年房租的时候,房东们又要收回搞商品房开发,虽然最后他们也把租金收下,但不给开收据。担心他们将来耍坏,我们就偷偷录了音。2010年年底上缴2011年房租的时候也是这样。 刘娟娟说, 2011年6月,应房东要求,幼儿园将东北部新建的5间房屋腾出来。12月20日晚上6点多,房东带人开着挖掘机把东北角的5间房子给拆了,并把园区的输水管弄坏了。

令刘娟娟没有想到的是,房东第二天清晨带人清理完拆除现场,又开始新一轮的施工。 他们当时支起了6台高约6米的桩基架打桩,另外,挖掘机和推土机也开进来进行作业,日夜不停。巨大的噪音严重干扰了幼儿园的教学秩序,更可怕的是,由于施工现场是进出幼儿园的必经之地,虽然我们多次协调请求,房东还是在孩子们上下学期间不停工。 刘娟娟说, 看着两岁半到6岁的孩子穿过没有任何防护设备的施工场地,实在令人揪心。

为保障孩子的安全,幼儿园严格要求家长必须前来接送孩子们上下学。另外,幼儿园的老师在上下学期间,就守在过道两侧,直到每个孩子安全通过。在其他时间,老师也严加看护,防止孩子进入施工现场。

我们的忍气吞声反倒让房东们变本加厉,去年12月31日上午,房东送来一纸通知,强令我们在2012年1月15日之前搬走,否则一切后果自负。且不说还有16年的协议时间还未履行,我们房租已经交到了2013年5月1日,孩子们的这一学年也没有结束。我们去沟通,他们就说没有商量的余地,根本不认协议。 刘娟娟说, 为强逼幼儿园撤出,12月31日下午,房东直接带人强行拆除了幼儿园院墙,并用两米多高的土堆封住了幼儿园大门。当时很多接孩子的家长愤怒地质问我,这样的环境别说安心上学,就连人身安全都受到严重威胁。

看着大门口的土堆,强行拆墙的挖掘机,我难受得直掉眼泪。而据我们了解,房东的建设行为,根本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审批,属于违规建设。 刘娟娟说。

有关部门叫停违规建设,但恢复原貌未被执行

1月6日上午,记者致电房东康全水。康全水表示,原泡花碱厂的土地及房屋是他与李建会、郭继彬三人共同从南府店村村委承包的,承租日期和租金不方便透露, 当时主要是可怜幼儿园的田爱荣家境贫困,才将原泡花碱厂西院租给工会幼儿园。

康全水表示,目前他们正在这里建设的是一个五六层高的浴池,或者是学校等服务性设施,但不是外面所传言的商品房。当被问及所建设项目有无规划建设手续、施工队有无资质以及施工现场为何没有安装任何防护措施时,康全水称近期没去过施工现场,对此一无所知。对于记者提出的其他问题,康全水以身体不适为由挂断了电话。

1月6日上午,伊川县规划局监察大队一位姓牛的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工程尚未拿到规划许可证,属于私人违规乱建项目。该局于1月1日晚得知情况后,就派出工作人员进行现场蹲守。该局目前已下达停工通知书,要求康全水等人在1月7日前将工地恢复原貌,另外还将对其下发处罚通知书。

1月6日下午,伊川县主管城建的副县长王瑞鹏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在1月1日得知此事后,便立即要求该县城关镇、规划局相关领导尽快采取有效措施制止康全水等人的违法乱建活动,保障工慧幼儿园在校幼儿及老师的人身安全。 1月5日上午,得知康全水等人的违法乱建项目依然顶风作案后,我要求工作人员尽快将施工现场的桩基架、挖掘机、推土机等机械撤出,另外对监管不力的城建、规划等部门工作人员,进行问责处理。

王瑞鹏强调,已要求规划、城建部门回填施工现场残留的桩洞,并恢复原貌。同时,在施工现场拉上围栏和防护网,并要求幼儿园老师保证园内儿童安全出入。

然而,记者在1月7日上午发现,施工人员并没有对25个桩坑进行实质的回填,而是在坑上面先盖了一层木板,然后再在上面覆盖一层土。

这样的回填只是有害无益,原来大家还会防范,但现在不知情的幼儿和老师一旦踩上去之后陷下去,只会更加可怕。 刘娟娟愤怒地说。

教育局有关人士:民办幼儿园办学环境脆弱

目前民办幼儿园承接了我们县绝大多数适龄幼儿的教育任务,但却面临着一系列影响生存发展的困难。 刘娟娟说,公办幼儿园享有着财政拨款及诸多优惠条件,而民办幼儿园则是自筹资金,自己运营管理,甚至自生自灭。 政府从来没给我们拨过钱,我们也基本没享受过什么优惠政策。单就校园校舍来说,公办幼儿园的校园校舍完全由政府部门埋单,而我们十几所民办幼儿园由于资金等压力,仅有3所幼儿园拥有自己的校园校舍,其他均是租赁办学。而租赁办学,最害怕的就是房东不守信用。

1月6日上午,伊川县教育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局在2011年12月28日得知了康全水等房东强逼工慧幼儿园搬迁一事。 当时康全水等人多次前来我局,通过威逼利诱的方式与工作人员沟通,不仅希望我局工作人员能督促工慧幼儿园提升租金,另外,还想让我们出具工慧幼儿园违规办学的证明。

该名负责人称,工慧幼儿园是该局审批的正规民办幼儿园,工作人员当时就予以回绝。 2012年年初,县教育局领导发现施工严重威胁孩子们的人身安全,就与规划局、城关镇沟通,希望他们尽快调解此事。

该名负责人表示,虽然目前施工已被叫停,没伤着孩子已是万幸,但一名工人已经受伤。 另外工地残留的25个桩洞简直就是不定时炸弹,万一孩子掉下去,救都没法救。

此事折射出民办幼儿教育的脆弱性。 伊川县教育系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表示,由于民办教育是一项投资大且收益慢的产业,但近年来土地的大规模升值让部分房东为追逐利益,不惜违反合同而强逼幼儿园园主提高租金,甚至逼走幼儿园来搞房地产开发。而以上行为如果不能得到有效和妥善的解决,不仅会对幼儿正常教育和安全造成严重影响,而且将严重打击民办教育工作者的积极性。

截至到13日,记者了解到,幼儿园门前的桩坑依然没有被按要求进行回填。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