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留学移民>正文

双一流高校逐步停招专升本 专科生上升通道缩窄

时间:2020-12-11 09:18:43    来源:     浏览次数:0    

  近日,天津工业大学发布公告称,将停止2021年及以后普通专升本招生工作。该消息引发了网友对“专科毕业生出路”“第一学历偏见”等话题的讨论。

  双一流高校停招专升本是否会导致专科生上升通道缩窄?对专科生和专升本的偏见该如何扭转?专科生的出路在哪里?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高职扩招背景下,专科生仍有提升和深造机会;同时,要改变社会看低专科的观念还需时间。

  名校停招普通专升本已是趋势

  11月10日,天津工业大学官网发布《关于停止普通专升本招生的公告》。公告中明确指出,“根据教育部2020年关于专升本招生政策要求,‘双一流’建设高校不再开展普通专升本招生。”

  记者了解到,通常所说的“专升本”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统招全日制专升本,学生需要在专科毕业之前参加考试,这种被很多同学称为“专接本”或“专插本”,每位同学只有一次考试机会;另一种是学生在专科毕业离校之后重新考取非全日制本科,包括自考、成考、网络远程教育等。

  普通专升本属于统招全日制专升本的范畴。事实上,“双一流高校停止专升本招生”并非今年的新变化,名校停招普通专升本早已是趋势。

  早在2006年,教育部、国家发改委《关于编报2006年普通高等教育分学校分专业招生计划的通知》中就曾指出,“985工程”和“211工程”重点建设的高校、独立学院和民办院校原则上不举办普通专升本教育。

  目前,教育部已将“211工程”和“985工程”等重点建设项目统筹为“双一流”建设。据教育部公布的名单显示,“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共有42所,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共有95所。此次宣布普通专升本停招的天津工业大学是95所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其中之一。

  此外,部分高校和省份就“专升本”发布的通知或公告也佐证了这一趋势。

  2019年,哈尔滨理工大学就曾发布《关于停止招收“专升本”学生的公告》,称学校决定逐年减少普通“专升本”招生计划,到2021年停止普通“专升本”招生。今年5月,海南省教育厅下发的《关于重新下达普通专升本招生计划的通知》也佐证了这一趋势。该通知指出,“从2021年起,纳入国家级“双一流”建设的高校原则上不得举办普通专升本教育,已经举办的要停止招生、逐步退出。”

  记者发现,部分非“双一流”高校也在实施类似政策,例如重庆医科大学在10月27日宣布,该校的临床医学本科专业自2021年起不再接收高职专科学生“专升本”。

  从各院校公布的停招情况来看,名校停招专升本的原因不外乎生源质量与高考录取学生有差距、为了学校的“双一流”“高水平大学与优势特色学科”建设目标等。

  “大国工匠”或将成为专升本学生发展路径 

  “学历越高,找工作肯定相对更好一点。”陈扬庆幸自己选择了专接本。“找工作或考公务员、事业单位时,很多职位对学历有限制,升本之后,我就具备了报考的资质。”

  2017年,陈扬参加了河北省“专接本”考试。升本之前,她在廊坊师范学院初等教育专业(专科)就读,她回忆称,当时班上90%以上的同学都选择参加专接本考试。

  在陈扬看来,“双一流”高校停止专升本招生,对他们的选择范围和报考机会影响不大。

  陈扬告诉记者,自己和身边打算“接本”的同学选择的目标院校都相对集中,且学校历届学生均是如此。“我们基本上选的都是河北省内的这几所学校,如石家庄学院、廊坊师范学院、邯郸学院等。”

  “每个学校都希望有好的生源,我也明白自己的素质、能力和一流名校的要求还是有差距的,专科的同学应该通过努力去提升社会公众对于专科生群体的印象”。陈扬也希望,“更多学校不要一刀切,给真正有能力的学生多提供一些机会。”

  一位从事专升本辅导的老师告诉记者,即使“双一流”高校陆续停止专升本招生工作,并不意味着专科生成长路径缩窄。除了统招专升本之外,学生们还可以通过自考、成考、网络远程教育等途径提升学历。

  此外,就招生规模而言,2020年专升本招生人数非但未缩减,还呈大幅扩大态势。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20年普通专升本招生计划在全国普通本科招生计划外单独下达,总规模64万人,同比增加32.2万人。对此,教育部称,“适度扩大专升本招生计划,为部分有意愿的高职(专科)毕业生提供继续深造的机会。”

  在专升本扩招工作中,教育部提出,要引导高职应届毕业生积极报考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高校和应用型本科高校,以更宽广的高职“上升通道”带动高职扩招工作的实施,把发展专科高职教育作为优化高等教育结构和培养大国工匠、能工巧匠的重要方式。

  与之相对应的是,近年来,本科层次职业学院转型升级为“本科大学”成为一大趋势。2019年6月,教育部同意15所高职学院更名为“大学”,升级为本科院校,成为国内首批本科“职业大学”。这些学校更名后均为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学校,将会保持职业教育属性和特色。目前国内本科层次职业大学已超过20所。

  对于职业教育的重要性,教育部曾多次强调: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此外,教育部也在推动各地落实职业学校毕业生在落户、就业、参加机关事业单位招聘、职称评审、职级晋升等方面与普通高校毕业生享受同等待遇。

  “专科生的出路可以是高级蓝领技工。”高考指导专家晨雾认为,职业大学和普通大学是两条不同道路,没有高低之分。学生应在专业教师指导下,做好生涯规划,在不同路径前做出适合的选择。

  正如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张玉清所言,“专升本含金量不高、社会认可度低”是社会偏见,“专升本”学生将会成为未来“大国工匠”的主力军。

  “第一学历偏见”还有待改变

  2017年,陈扬成功“专接本”,到邯郸学院学前教育专业读大三。她告诉记者,在邯郸学院,专接本的同学会单独编班、独立上课。由于专业一致性,相比跨专业的同学,陈扬在教学内容和节奏上比较容易适应。同时她了解到,同样一门课程,专接本学生和普通本科学生所学的内容还是有区别,“我们学的浅一点。”

  目前,陈扬已本科毕业,在河北省一个地级市小学担任数学教师。她对自己当前的状况表示满意:“专升本没什么不好,专科作为一个跳板,本科毕业后在社会认可度上和身边全日制本科四年毕业的学生没有太大差别。”

  而河北地区另一名专接本毕业生吴一瑾(化名)感受则不同。吴一瑾坦言,如果有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她会选择高考后复读、直接考本科,而不是专升本。

  吴一瑾告诉记者,虽然“专接本”能够将第一学历从“专科”刷新为“本科”,但专接本拿到的学历、学位证书和普通本科毕业证仍然是有区别的。“我们的证书上会注明是‘专科起点’,或是注明‘两年制本科’。”

  在就业时,吴一瑾也感到了诸多受限之处。2015年本科毕业前,师范类专业的她希望在邯郸地区找一个教师岗位就业。而当年,邯郸地区所有学校招聘在编教师时,对专接本的本科学历并不认可。“招聘公告中明确,报名范围‘不含专接本’,我们无法报名。”

  这直接刺激了吴一瑾,她决定放弃求职,转而考研。幸运的是,吴一瑾通过努力进入一所一本院校读研。

  然而,研究生学历并未解决吴一瑾的“第一学历困扰”。“虽然已经研究生,但专科起点在我的各种履历、档案、审批表上写得清清楚楚。”吴一瑾说,专科起点学历会让自己觉得不如别人,这个压力既来自自己,也来自外界。“别人知道之后会说,原来你是专科续的……我听到后心里多少会有落差。”

  对于“专科学历”,和吴一瑾抱有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晨雾认为,多年来一直是按照高考录取批次来招生,而批次录取是计划经济的产物,现在已无必要再分批次,所以批次在慢慢取消。但经过这么多年,公众对批次的概念已经变成“层次”的概念,似乎专科生就等同于“成绩差”,很多人就认为“考不上大学的才上专科(高职)。“因此,专科生希望提升学历的想法非常正常。”

  晨雾认为,要改变整个社会看低专科的观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专科(高职)与本科应该是两条不同的道路。高考改革中有一项是分类考试,当本科与专科不是同一类考试时,就无法直接比较层次的高低。但是,改革还需要一个过程。”

  责任编辑:杨笑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